2015年7月30日 星期四

girl's talk---太陽花之戀

桃莉絲離開座位之後
小王站起身來到阿舍面前看著他
有點顫抖的聲音『你是旺財叔、我應該是要叫旺財叔公、旺財叔公的孫子?』
阿什麼還沒說出來阿舍就打斷他『你是旺來嬸的外孫、我就說很眼熟啊你』
兩人站著對看幾秒鐘
小王問道『你爸...』
『死了』阿舍毫不猶豫的回答
小王一把抱住阿舍哭了起來
在座眾人都靜靜地看兩人相認
混血王子小聲問到『你們有親戚關係啊』
阿舍解釋道
『我們各自的祖父算是堂兄弟、有點複雜、可以說沒血緣的親戚』
阿舍伸手對學長說
『車借我、我一直很想試試美式肌肉跑車、你怎麼那麼騷包去租這種車?
是租的嗎?還是買下去了』
『租的啦!我來美國幾天而已還買車、就是租的想說租跨張點的車沒關係、
也是想說萬一要逃跑什麼的、用野馬才跑得快』
眾人看著學長、都想『這人想的真多啊』
阿舍摟著還在流淚的小王藉口試車走出去講話了
這時小江望著混血王子問道『你該不會是King Phneix吧?』
陳智翔搶著說『不會吧、又是親戚?』
小江說『不是不是、我在線上有個神交已久的網友和我認識十年超過了
是個讓我甘拜下風的高手高手高高手
他說他爺爺是台灣人也就是說他是混血兒
平時我們又是用中文在溝通的
想說不會這麼巧吧、所以問問看』
混血王子笑笑點點頭『你是Green Lion』 
『今天是相認大會就是了』
小江大喜、激動的機哩咕嚕的講了一大堆宅男術語
中文夾英文講個不停

兩位女主人和軍寧收拾餐具進廚房
軍寧看著鈺慧的上衣『我有一件衣服跟你這件好像、不過還是你穿漂亮』

糖糖說『學長肯讓你穿這麼性感的衣服啊』
這衣服大約露出鈺慧胸部的三分之一
讓鈺慧的曲線展露無遺
軍寧笑了起來『那天我買了這衣服、回家給他看
然後宣布我明天要穿去上學
他一句話都沒說只是笑然後那天他早早就拉我上床睡覺
然後.......嗯、就你們知道的、就.....就比平常要長了很長很長的前戲
我是覺得很舒服啦
然後就到了第二天』
糖糖打斷她『中間過程再講一下啊、不要跳開只講頭尾啊』
軍寧白她一眼不理她
『第二天他一樣比我早起煮早餐給我吃、
我被香味吵醒然後就上廁所梳洗換衣服
我其實是說說而已並沒有真的要穿這麼火辣上學
只是想說試試他、看會不會吃醋 結果他既然沒說話我就穿了
一穿....你猜怎麼樣』
『衣服被剪破了?』『衣服不見了?』
『都不是、我一照鏡子發現我的這裏到這裏』
軍寧指著下巴到乳房
『全部都是吻痕、全部都被種草莓了、脖子整個都紅了』
軍寧大笑『我在浴室大叫一聲、然後衝了出來大罵』
學長早就準備好等我了
我罵他『你混蛋、我現在要怎麼穿衣服』
他一把抱住我笑『想看我老婆胸部、門都沒有、連手指都不給你們看』



軍寧邊笑邊回想當時的情形
學長把她抱住然後用力死命的親、繼續在身上其他地方種草莓
他昨晚故意用小小力的、來來回回、輕輕柔柔的不讓軍寧發覺地種
現在就使勁地大力咬下去、軍寧叫痛然後也用力咬回去
兩人對咬了好一陣子、咬到都有點出血了
學長把她抱了起來回房間去、早餐也不吃了、當然學校也不用去了
軍寧陷入回憶傻笑
糖糖用手肘輕輕推了鈺慧『看啊、有人在發騷』
軍寧瞪她『發你個頭啦』
糖糖說『鏡子去看啦、根本發春ing』
軍寧去捏她的腰、糖糖反手去搔她癢
兩人笑成一團
鈺慧問說『你有去參加太陽花學運啊』
軍寧說『你怎知道?』
鈺慧說『剛剛學長不是有說』
軍寧說『哦、對啊、我不是參加一下下跟人家湊熱鬧的
我從第一晚就加入了喔、從頭撐到結束喔
有沒有感到很驕傲
我可是民主鬥士喔
自己的國家自己救、國民黨不倒台灣不會好』



講到興奮處呼起口號起來
軍寧一回想到太陽花就止不住話匣
『那天我們本來要睡了結果同學打電話來告訴我
大事發生了、快來快來』
我趕快開電視看
看了不到五分鐘我就決定要去了
學長很嚴肅的看著我
『你確定、革命不是請客吃飯哦、颳風下雨日曬下大雪很恐怖的哦』
『我要去』軍寧停了一下下聰明的加了一句『可以嗎?』
學長從電視櫃最上層拿了一個東西出來

『本來要等你畢業、或者更好的時機的
我看現在應該不會輸給張愛玲小說傾國傾城裡面香港淪陷那個時間點』
學長走到軍寧身邊、淡淡笑著『要跪下嗎?』
軍寧知道是什麼、但是什麼都說不出來了
學長輕輕牽著她的左手把戒指戴上
『要說些海誓山盟嗎?』
軍寧歡喜的雙眼都含著淚水說不出話來
學長指著電視說
『我以我熱愛的台灣發誓、
未來即使我們面對的是今天台灣這種馬英九式的亡國滅種級的災難
我不會移民不會逃跑不會抗拒我的責任
我會一輩子愛你
對你對台灣都ㄧ樣、永遠生死相隨』
軍寧主動吻了他
兩人緊緊依偎著慢慢走出家門
在電梯裡學長說『我本來要借用一零一次求婚的經典對白的
我發誓、五十年後的你、依然會像現在一樣深深的愛著』
軍寧整個人都要融化似的貼在他身上
學長溫柔的笑『好了、我們現在要以國事為重、兒女私情要放在一邊』
車開往立院的路上學長開玩笑似的一直播放say yes

立法院外人已經多到溢出來了
學長放軍寧先下車、自己想辦法去停車
軍寧下車前親了學長一下在他耳邊說『yes yes yes』
車子開走軍寧開始在人海中找她同學、發現同學來的還真不少
經歷一陣七嘴八舌討論之後、大家決定先聚集一處
一邊看情況如何一邊烙人、呼叫更多同學來共襄盛舉
平靜一會兒、打電話約軍寧來的同學小花盯著軍寧直看
軍寧『看什麼看?』
小花『你是不是有什麼不一樣了?
一兩個月沒看到你、你到底在忙什麼
以前是貌美如花、現在是嬌豔欲滴
說、你是不是幹了什麼好事、是不是受到愛情的滋潤啊?』
軍寧笑一笑把手指舉起來直接宣佈『我結婚了』
一旁同學十多人突然集體靜默然後爆出嘩然聲
小花抓著軍寧『你再說一次』
『幹嘛那麼激動啦、就結婚了啊』
幾個男同學一付生不如死、如喪考妣的悲憤狀、一個最扯的居然當街大喊
『天啊!我們台灣人是做錯了什麼?上帝你為什麼要這樣逞罰我們
讓一個白痴通敵賣國當總統
又讓我們校花七早八早嫁人』
軍寧『我結婚又不什麼大事、你幹嘛拿我跟人渣比』
小花『跟誰跟誰、是我認識的人嗎』
軍寧『這不重要好嗎?現在請以國事為重、兒女私情請放在一邊』
另一個男同學家用假哭聲喊著
『我的女神都嫁人了、我的世界都毀滅啦、我不要活了、台灣滅亡算了
還救什麼國、救什麼家』
小花突然想到『是那次我們去登山你叫來的大叔嗎?是那個嗎?』
軍寧收起笑容『是!那就是我老公!不過他不是什麼大叔、
我話說在前面、講我老公壞話的人、大家連朋友都沒得做』
氣氛弄的有點僵
軍寧想到同學也不是故意的、趕緊補救
『為了生活我可以忍、但是侮辱我老公就不行』

然後學洪金寶打拳的姿勢搞笑
同學看軍寧的態度這麼強悍也不敢再說什麼
總之當晚幾乎人人一夜無眠
興奮有之、混亂有之、激情有之、恐懼憤怒也不少
軍寧到了天快亮的時候第N次打電話給學長才接通
整晚一片混亂中不是打不通就是沒人接
『老公、你回家了嗎?』
『怎麼可能』
『那你人在哪裡』
『你轉過頭、在你右後方三十公尺』
軍寧驚訝『你幹嘛不來找我?你什麼時候就在那裡』
『你在打拳那時候我就到了、我想說你們同學在一起我過去不方便、
我這樣遠遠看著你就好了』
『過來啊、來我旁邊啊』
『不要了、你們應該不會這樣就想走了吧、
現在人變少了的話裡面的同學會很危險的
我等會會先回去看看、如果沒什麼事、我就會再過來陪你』
軍寧聽他說不過來就站起來擠過人群過去找他
『幹嘛要躲這麼遠』
『我怕太多羨慕嫉妒的眼光把我萬箭穿心、校花的老公壓力也是很大的』
『來啊、我們在一起參加抗暴的行列啊』
學長很嚴肅的『
我來來回回觀察很久了、新聞也一直聽、
現在警察都還沒集結、應該是不會強製驅離
但是國民黨這種神經病馬正腐這種王八蛋白痴集團會幹什麼事很難說、
你一定要跟同學聚在一起
如果有怎樣我會過去你身邊
現在我站遠一點
這樣看比較遠、移動也比較方便
前前後後觀察
這樣我比較有把握保護你的安全
你們繼續叫同學來
不要悶悶的
大家多聊天多講點正面的事
不要讓人散了
人一覺得無聊就很容易找到藉口不留下來
你要盡量讓同學保持信心、保持鬥志
不然人一散、國民黨就會進攻了』
軍寧又一次被學長的深思熟慮嚇到了
『你都在這裡想這些嗎?』
『怎麼了?受驚了?我是說驚嚇的驚啦、不是那個你愛吃的那個啦』
軍寧打他『誰愛吃?你白痴啊』
軍寧罵他卻帶著無限柔情『你這樣說表示說自己愛吃、我下次會餵你吃』
『那你要擠出來先、還是吸.....』
軍寧白了他一眼回去找同學
雖然折騰了一夜但是年輕人都還是很精神
幾個同學、男女都有、都遠遠地盯著看他們打情罵俏
雖然遠到聽不到內容但是近到看得到軍寧從沒有過的小女人撒嬌姿態
軍寧在班上其實沒怎麼和同學交流
她的活動太多、在校時的課程滿檔、然後太多學長來追求
簡單說她就像是明星一樣、來去都有人簇擁光芒耀眼但是不曾停留
還好她的個性不錯雖然沒有跟大家深交但是維持禮貌
少數如小花跟她比較常接觸的
都是在登山健行之類課外活動才有交集
但是誰也沒聽說軍寧這校花曾經和誰交往過
今天突然看到她和一個明顯年長的男人如此親密
大夥不免好奇至極
『ㄟㄟㄟ那是你老公喔?』『怎麼不過來?』『介紹認識一下麻?』
軍寧心念一動
『這樣好了、大家繼續努力守在這裡、守到晚上我叫他請大家吃晚餐』
幾個同學當場說好
也有人說『晚餐而已哦、不夠啦、如果你們當眾喇幾我再考慮』
軍寧瞪他ㄧ下『我們喇機很刺激的、你看了會冒火啦』
『噴鼻血我也甘願』
這樣笑鬧一下子
小花說『不是我要問的喔、我是被推出來問的、你不想回答也別把火發到我身上』
她指著旁邊一個追過軍寧、追得比較用力的男生
『他逼我問的啊、還有旁邊這兩個也在起哄』
那男的罵道『你這死阿花、出賣朋友過日子』
小花『不然你自己來問』
那個男改陪笑臉『阿花姊姊麻煩你問一下吧』
小花假裝有張紙條在手上、一樣一樣問
『請問一下、你老公是做什麼的?是怎麼認識的?怎麼追你的?怎麼上床的?』
那男生又開罵『最後一個問題不是我問的、別陷害我』
軍寧笑一笑『我老公工作很複雜的
他是談判專家也是管家也是打手也是心理諮商師也是廚師也做生態保育也是社工
除此之外他還有很多專長我不想告訴你們
怎麼認識,是我工作認識的
怎麼追求、是我追他的
怎麼上床、嘻嘻嘻、不甘你們的事』
這群人就這樣一邊參與反服貿行動一邊聊八卦
軍寧也聽進了學長建議
觀察注意身邊同學、誰看起來沒精神、有人說了洩氣話
就會講些話幫大家打氣、助威不讓情緒變壞
而學長一到吃飯時間就會突然出現
拿一大堆食物放在軍寧身邊然後靜靜的離開
連續撐二十四小時之後
台灣第一次佔領立院的行動看起來有足夠的動能能維持下去
學長才帶軍寧回家休息
天一亮就又回到立法院
這樣子連續幾天下來
軍寧學校的同學學弟妹們紛紛前來立院聲援
到了324就發生了攻佔行政院然後被警察強制暴力驅離
軍寧和同學門本來要跟著人群過去行政院、
正在舉棋不定之時學長突然出現她身邊輕輕在耳邊說
『男生可以過去、女生留在這邊、以免顧此失彼、男生確定那邊人數夠多情勢穩定大家再來決定要不要全部過去』
軍寧跟大家商量、
同學們覺得這意見不錯就讓男生打前鋒過去
但等到警察第一波攻堅
學長就過去行政院把軍寧同學一個個找回來
他臉色沈重的『看起來禽獸已經完全失去理性了、留在那邊只會流血而已』
後來就如學長所說的、血腥鎮壓的殘暴鏡頭不斷地在電視上播送
軍寧同學們不分男女都淚流滿面悲憤不已
到天亮時、軍寧站了起來
『走、回學校去、去找更多的人來、烙人來跟這些王八蛋拼了』
學長靜靜地沒有任何動作只是閉上眼睛站著
軍寧問道『怎麼了?累了?』
『沒事、只是你烙狠話的時候樣子好美、我想把那個樣子牢牢記著』
『神經啊你』
『你烙狠話的時候這麼美、不知道罵三字經的時候會美到什麼樣子』
『你真有神經病』
『看台灣這國家墮落成中國那種慘狀、人不發神經是很難的』
『我們會把國家救回來的!一定會!你又在笑什麼』
『這個世界男女角色都對調了、男的在嘆氣自己無用,女人敢於負起一切責任』
軍寧和幾個同學來到學校
小花問『要去哪裡烙人?』
軍寧說『還要問嗎?哪裏有人就哪裡去啊、教室就走進去啊』
小花說『你要就這樣走進教室去招兵買馬?憑什麼?』
軍寧已經快步走在前面、回頭笑一笑『就憑我的美貌啊』

軍寧真的每到一個教室就大大方方敲門走進去
教授一看到她帶著可愛純真的笑容、舉止大方又溫柔有禮的問候就忘了自己上課被打斷了、軍寧用一種無辜可憐的聲音問說『教授可以打擾一分鐘嗎』
只要是人類(尤其是雄性人類)是不可能有辦法抗拒她的魅力的
軍寧轉過身面對同學
『各位學弟學妹學長學姊同學好朋友
打擾各位的上課真是抱歉
但是現在的台灣所面臨的迫近危機讓我沒辦法在乎禮貌了
我們的社會、我們的生活方式、我們的憲政法治將遭受到全面的傷害
現在的政府正要將我們的未來斷送掉了
這不是恐嚇也不是誇張
我只是在陳述一個事實
各位如果不想要讓這個無能愚蠢的政府非法通過服貿法案
我敬請各位暫時放下一切來立法院參與我們的活動
昨天之前大家可能見仁見智、認為服貿有不同的利弊得失
但是看到這個政府這樣濫用暴力、血腥鎮壓之後
我們確定服貿法案一定是個喪權辱國、出賣台灣的條約
不然的話沒有必要使用這麼殘忍、兇暴的手段來對付學生
而我之所以這麼冒失地闖將來告訴各位
是因為如果今天立院的人群減少的話
國民黨就會以為暴力有效、會以為人民害怕他們
而人民不應害怕政府
政府才應該害怕人民
尤其是現在這個卑鄙下流的膽小鬼政府應該害怕我們
我在此敬邀各位來立法院
讓政府知道我們不怕!
讓政府知道誰才是國家的主人!
麻煩各位無論如何都要來趕過來聲援
謝謝大家』
就這樣軍寧每間教室都進去宣導一次
整個校園走完一圈
學長看著她淺淺的笑
『幾千年前希臘和特洛伊為了逃走的王后海倫開打
戰爭一打打了十年
戰得雙方人馬兵疲師乏
這時海倫出來勞軍、特洛伊士兵看到了她的絕色美貌、
不禁讚嘆“為了她再打十年也心甘情願”
這就是我的感受
為了你打多久的戰爭都甘之如飴』
軍寧心裡很甜蜜握著學長的手慢慢走去坐車回到立法院
小花趁著學長去開車倒車時偷偷跟軍寧說
『我懂了、難怪你選這個、我都快哭出來了、這個果然是極品』
就這樣軍寧和更多同學守在立院
終於在30號見到五十多萬的黑衫軍佔據了整個凱達格蘭大道
那之後心情才漸漸放鬆下來
到了王金平出面承諾不讓服貿過關
終於可以真的鬆一口氣
學長就沒有一直守著軍寧
軍寧也變成多是晚上才來到立院
最後幾晚大腸花垃圾話論壇、大家口無忌憚大聲幹政府
台上有人喊馬英九台下數十人甚至數百人就大聲回應幹你娘
學長和軍寧坐在台下罵得不亦樂乎
學長罵累了坐在路邊不支睡著了
軍寧這群同學們坐在一旁
邊聽台上罵人取樂邊在台下聊天
軍寧在學校號招人馬前來、自然人群以她為中心點聚集
其中有個大嘴巴
到了五十萬人展現人民意志之後才來錦上添花
還自以為是好發議論
同學已經對他相當不耐了
這晚他竟指著學長自以為幽默的亂開玩笑
『軍寧啊、你怎麼選了這樣一個老人當老公啊
你看、才幾點就不行了、體力很差喔
你將來的幸福有疑慮哦』
說完周圍的空氣已經凝結出一層薄冰了
第一晚有聽過軍寧愛老公宣言的同學知道好戲登場了
果然軍寧雙眼寒氣逼人、殺氣騰騰
『你、叫做葉什麼、葉俊明是吧
對不起我不想浪費我的記憶體去記這麼不重要的名字
我先說我的結論好了
你連幫我老公提鞋都不配!
不要說批評他、事實上從你嘴巴說出他的名字都算是對他的侮辱
學運開始第一天我就來了、
從第一晚開始我老公就在一旁守護我
我睡著了身上會多條棉被
我餓了便當就會出現、
(而且是他親自煮的飯菜、還煮很多歡迎同學一起享用還接受點菜)
我渴了就會有飲料
我坐累了他就會陪我散步幫我按摩
這樣子守護著我守了二十幾個晚上
他不用吃不用睡、他只要看著我就有力氣再戰下去
而你呢?你當然不會辛苦不會疲倦不會想睡
因為你在家裡睡飽了才來插花才來收割
你的精力旺盛因為你只會放屁吹牛和瞎扯
因為你不需要做任何事情
以前想要追我跟著去爬山、結果呢、比娘們還要差勁
爬到一半就落到隊伍最後了、然後第二次就不敢去了就退社了
你這樣的人還敢說我老公
你知道醜字怎麼寫嗎?
我老公赤手空拳就站在帶刀帶槍的人前面保護我
有人打傷我,我老公差點就把他給殺了
如果台灣多一點男人像我老公這麼勇敢
馬英九還敢這樣欺負台灣人嗎?
你呢?你在這裡大放厥詞、你有什麼?有錢嗎?你的錢是有哪個子是你自己賺的?
再說一次結論
像你這樣的人連給我老公拿鞋都不配!』
那葉俊明嚇呆了
連見笑轉生氣都不敢、夾著尾巴就逃了
附近的同學們有的偷笑有的小聲叫好
但是沒人敢靠近殺氣騰騰的軍寧身邊
就怕給風颱尾掃中不死也重傷
軍寧發過脾氣坐下來
躺在身邊的學長一樣閉著眼睛小小聲的說『你忘了說一件事了』
軍寧剛剛雖然都是出自真情的肺腑之言但想到都被他聽去了還是有點臉紅
問道『什麼事?』
學長湊近她耳邊
『你剛剛講那些都不夠有殺傷力
要跟那男生說我的性能力超強、雞雞超長、你愛死了
這樣才能徹底擊毀一個男人』
軍寧大笑、兩手捏他臉頰『你自己去講啦!下流的東西』
兩人激情的擁吻
大腸花論壇的不絕於耳的三字經罵聲宛如世人對他們最誠摯最真誠的祝福







2015年7月25日 星期六

起義會議四~


桃莉絲搶先正要開口發問的學長
『至於我要你們做什麼?細節以後小愛會告訴你們
簡單說就是做你們自己就好了
做你們自己
小愛、小王、小江、陳智翔都一樣
都是做自己而已
做自己並且在正確的時間正確的地點吸引正確的凱子
就這麼簡單
接下來請阿舍、學長、鈺慧、糖糖、軍寧以你們自己的樣子出現
我們會安排場地、時間
你們就自自然然地出現就好
找各位是因為你們都是有錢人
有錢人這玩意很有意思
不能說今天塞錢給你、明天你就能變出富翁的氣質
那種做法太做作了、一看就知道是騙局了
而我是不騙人的
真的、我沒有騙人
我只是沒跟國民黨共產黨的富二代、官二代說我們的目的就是要摧毀中國而已
其實也不是我沒說、是他們那些笨蛋沒問
他們沒問不是我的錯吧
好!接下來要說的是各位參與我們這場戰役有什麼好處
我不要各位無條件的犧牲奉獻
那太噁心了太國民黨共產黨了
你不覺得那些鼓吹要求別人付出、犧牲的都是些姦淫擄掠的下三濫貨色嗎?
孫文不知道玩了多少女人、不、不是女人是小女孩、他媽的孫文是個蘿莉控
史達林是搶銀行的強盜
蔣介石是販毒的
這些叫國人要為中國拋頭顱灑熱血的都是坐享其成的狗娘養王八蛋
我是 Ayn Rand 的信徒
我拒絕要求別人善意的免費服務
我也不需要義工來個part time革命
我想要各位極度專業的表現
而想要專業的工作表現就要付給專業級的薪水
跟教父一樣『我會提出你無法拒絕的價碼』
首先我付給阿舍的薪水是一塊土地、來、看地圖』
桃莉絲從小愛手上接過iPad
『這裡、在加拿大北邊、再過去七八百公里就是北極圈了
這塊小小的農地  ”只有“ 兩百五十平方英里
這是我送你的小小心意
你和混血王子這幾年狂買農地讓農民改種非基因改造穀物
這裡原本是小麥田
機械化耕作、基改農作物、農藥化肥,任何會傷害地球的事這裏都不客氣地做了
現在送給你、看你要怎麼改變用途
算是我對令人景仰的兩位環保戰士的一點小小敬意
學長呢
我送了學長三十六輛汽車給她
讓他心甘情願飛來美國
什麼車?不是什麼好車啦、2003、04年的Mazda6

不知道為什麼他就是喜歡這型車款
聽說那曲線很讓他心動
但是養車太麻煩尤其二手車
講求實際的他無法一圓浪漫的夢
現在開始請你浪漫一點』
學長笑笑『我很浪漫、只是你看不到而已』
眼神看著軍寧
兩人相視而笑
糖糖做出吃酸、五官擠在一起的鬼臉『哦、夠了!不要在這裡表演恩愛了』
桃莉絲繼續
『糖糖小姐我送她一間京都的小公寓
裡面有間房、一共放了一千多冊的推理小說
鈺慧小姐則是一間大阪的小公寓
裡面比較特殊的就是一間電影播放室
收集了兩千多片的電影
(阿舍小小聲的說兩千多的A片是要看到精盡人亡嗎?鈺慧巴了他一下)
軍寧小姐呢、以前曾經計劃到哈佛唸書
現在好像暫時放棄這想法了
沒關係、我先送你一間學校附近的公寓以後要去念書的時候就用得上』
學長轉頭對軍寧說
『你趕快說要去紐約大學唸書、第五大道有沒有學校可以申請?』
軍寧驚奇地對桃莉絲說『那是大一時和人開玩笑的、你是聽誰說的啊』
桃莉絲笑笑不答轉過頭去看小王
『送小王什麼禮會讓他愉快呢?』
小王搶著說『我不貪心、法拉利就好啦!沒有香車、美人也可』
桃莉絲『那種東西就送不到心坎裡了!
不如送你一個名字吧
一個復仇必備的目標
你們當天被誰害的、要找誰算帳找出來了嗎?』
小王小江眼睛睜得大大的
桃莉絲笑笑『要報仇要先練好本事、不然嘴巴喊爽的
走出去就被人家一槍斃了、只是徒增兩條冤魂罷了
現在先不給你們講是誰以免你們衝動
但是我答應你這人會在不久的將來與你們相遇
現在簡單的兩個小禮物讓你們來點小確幸
小江送你一間小公司, XX網路遊戲公司
出了一款你很迷的一種遊戲聽說要收掉了
我放了點資金下去應該可以撐一兩年、
你可以在這段時間照你意思改進這遊戲
這樣好不好玩?
小王最近迷上遊艇
我送你幾個club的會員證
007那部電影皇家俱樂部的蒙地卡羅、還有西班牙的直布羅陀等

世界知名的港口的高級遊艇俱樂部、你都可以免費享用
至於小愛、陳智翔、混血王子他們三人是普囉的
職業的跟他們講錢就有點侮辱人了』
陳智翔笑說『我不介意你來侮辱我一下』
桃莉絲說到這再舉杯
『如果在座各位有什麼意見可以提出來
speak now or forever hold their peace
沒有吧
我想應該也沒人這麼白目敢拒絕我桃莉絲善意的邀請
那麼請各位和我一起舉杯
謝謝各位遠道而來
謝謝各位過去現在未來為台灣所做的一切
希望我們未來合作愉快
也願上帝永遠保佑台灣這塊土地
雖然我是阿豆仔但憑我對台灣堅定不移的愛
我想我應該比一堆天龍人更有資格稱自己是呆灣郎了
台灣獨立不是問題
問題是在台灣獨立的時候你會是什麼心情來迎接那一天的到來
是捶心肝恨自己什麼都沒做到
還是驕傲地成為開國元勳之一
就像巴頓將軍所說的
你們可以跟隨著我一同殺進地獄去再殺出來
我保證你們可以宰了那群狗娘養的王八蛋
你可能會因此受傷甚至死去
但是你不需要在五十年後,
當你的孫子坐在你大腿上問你在台灣獨立時做了什麼時
你只能乾咳幾聲然後告訴你的後代“阿公當時在鄉下挑大便”
相反的你可以在墓誌銘上寫著“沒有我、台灣可能還在被國共兩黨荼毒”
我們的行動一定會讓你光宗耀祖、遺澤後代
來!乾杯、齁搭啦』
乾完這杯主人吩咐上菜
幾個墨西哥歐巴桑快快端上牛排大餐附上超大杯生啤酒
學長等桃莉絲狼吞虎嚥一個段落後發問
『可以把三峽大壩發生的事講給我們聽嗎?』
『你這人算是多慮還是多疑呢?』
『不、是好奇、我對這中共花大錢用來自殺的水壩有著強烈的興趣
我讀過、自己也想過一些可能發生的狀況
但是當你說真的有人攻擊它時
我實在忍不住興奮
我知道這很變態
聽到有上億人可能會死應該要哀矜勿喜的
但是忍不住就是興奮地想知道到底是誰幹出這轟轟烈烈的大事』
桃莉絲仰頭乾了米魯
跟主人又要了一份『不是啤酒、啤酒也要、這整份餐也再上一份來』
轉頭對著學長咪咪微笑
『你知道我去打探倒底發生什麼事花了多少錢嗎?
一百萬美金
我跟一個傢伙面對面坐著
要他告訴我全部事情經過
我在桌上堆了一百萬美金現金
跟他說只要你說、說出來這堆就是你的
那人小小掙扎一下
確定我沒有錄音錄影
才讓我知道真相
你現在想知道、那你要付幾多錢給我』
學長想了一下
『這樣好了、算我預支薪水
你以後每個月慢慢扣
一個月扣一點扣到我付清或者我掛了為止
阿如果我沒付清就算是遣散費』
『哈哈哈、你想得美啊』
桃莉絲看著學長和阿舍等人熱烈的眼神
還是不肯都講出來
只是說
『第一沒有一二三四億人會被淹死
水壩的水被放光了
只是今年別想灌溉了、別想要用水力發電而已
沒有亡國滅種的死傷』
小王說『那現在去買農產品不就大賺』
桃莉絲又吞下一塊牛排配上一大口啤酒
『來不及了、價位已經飆上去了
喔、我說來不及是你來不及
我本來就看農產品會漲
昨天又緊急加碼十億
我就是在忙這些事所以才差點遲到
中國已經緊急命令採買人員到世界各地全面性掃貨
跟你們說話這幾個小時
小麥已經漲了十幾趴
稻米十五趴
大豆八趴
我已經入袋超過快一億了』
桃莉絲得意的笑
『其實這不算什麼
我一直在放空中國
香港那天的股災一下子就跌了兩千點
那才叫做賺翻了
索羅茲被叫做金融巨鱷對吧
哈哈、跟我比起來他只是食人魚啦
小小一隻而已啦
講這些不是要炫耀
而是要告訴各位我的方向是正確的
我的做法已經見到非常大的成效了』
桃莉絲拿開她喝乾了的啤酒杯換成一杯紅酒
『我醉了、先去睡、我已經24小時沒睡了
要幹倒中國不這樣日以繼夜辛苦工作是不行的』












2015年7月16日 星期四

起義會議三


桃莉絲說完宣示、客廳裡寂靜無聲
過了一下、阿舍打破沈默
『你看看這些人的表情
小王是想偷笑又硬生生忍住
小江是一臉茫然的一副我怎麼被捲進詐騙集團裡面的表情
只有你家小愛一臉的興奮、期待,
但是她是你乾女兒、反應像你一樣病態很正常
好啦、不要說有病、應該說怪怪的,跟你一樣怪怪的
這位風水師面無表情不過嘴角牽了一下、是恥笑還是開心我看不懂
學長呢?學長你這是什麼表情?
什麼叫資訊不足所以不知道要什麼反應
糖糖你那是笑還是哭啊?
鈺慧是倒抽一口涼氣的樣子、是太高興還是太驚嚇
軍寧小姐的表情很好玩、她先是震驚然後高興然後看她老公一眼
立刻學她老公裝鎮定
你是覺得開心還是覺得很可笑
混血王子呢?
他臉上寫了這幾個字“我早就告訴過你了”
他是不是有告訴過你, 我們聽了之後不會大聲歡呼、反而會吐槽你
我呢?我的表情是什麼』
學長立刻興奮的跳起來『YA!太好了、可以大幹一場了』
鬼叫兩聲然後平靜地說『這就是你的表情』
阿舍強辯『亂講、哪有、我哪會這樣』
糖糖、鈺慧立刻接口『有!就是這樣』
阿舍用手遮住臉『靠!真這麼明顯嗎、好害羞哦』
學長轉過頭對著桃莉絲
『跟你剛剛說的三峽大壩的事一樣
我不是不相信你
但是我需要你說更多細節、計畫、資訊
不然的話這只是大腸花論壇裡
大家對著國民黨喊幹你娘
對著鏡頭裡說“我是軍寧、我支持台灣獨立”一樣
不是說你不能說也不是說你說了沒用
但是宣示完你要有實際作為不然一切都是紙上談兵』
桃莉絲笑道
『你看我像是喊爽的嘴砲人嗎?
各位的反應證實了我找各位來是正確的
表示大家的智力正常
不然光憑我幾句話就要大家加入我的計畫
那就好傻好天真了
其實台獨也沒那麼困難
先問一個問題、
台灣是不是一個獨立國家
是!
那問題就是誰阻擋台灣成為正常的獨立國家?
答案更簡單:一個國民黨、一個共產黨
既然阻礙就是這兩個只會姦淫擄掠的爛黨
那把他們除掉事情不就解決了嗎?
國民黨比較簡單
已經是搖搖欲墜、風中蟾蜍了
這笑話是諷刺中天無腦記者的啦
聽不懂我的幽默感喔
風中殘燭講成風中蟾蜍
聽說中天電視只招收文盲程度的記者,就等同他們老闆的程度的才能進中天
至於共產黨
我對共產黨的意見可以用兩本書來說明
在我寄給各位的書籍之中
有一本是“中國即將崩潰”

另外有一本是“飄”

中國還沒有崩潰、章家敦預測的時間並不準
但是他講的問題不存在嗎?那些問題有解決嗎?
中國各銀行、各地方政府的壞債有解決過一點點嗎?
答案是沒有!當然沒有!不但沒有還比章家敦當初提出問題時更嚴重幾百千萬倍
當問題越拖越大條、未來泡沫爆發時產生的後果一定也是百千萬倍的嚴重
相信共產主義並不表示你不需要付利息
更慘的是這個國家的問題不是金融而已
中國共產黨就和國民黨馬陰狗一樣
都是無能、愚蠢、智障、白痴、豬頭、腦殘的超級世界爛政府
將國家的財政、內政、健康、環保、交通、稅制、飲水、國防、外交、教育通通搞到爛、爛到快死了
而這些豬腦面對問題的唯一方法就是拒絕承認有問題
這樣的爛國家不是會不會爆發動亂而是何時爆發動亂
而這樣的中國就像”飄“這本小說中白瑞德說的
一個國家在建立起來的時候是創造財富最好的時機
唯一比建設期更好的時機就是這個國家毀滅的時候
我們現在正處於中國即將崩潰的時候
不好好利用這機會就太笨了
各位不加入我的行動的話就一定會後悔莫及的
就像一句俗話說的“有錢不賭對不起父母”
另外一句則是拉斯維加斯的創造者

那個叫什麼名字的黑道老大說的一句話
“我不是在求你投資、我是看在我們是兄弟的份上給你面子、
讓你加入爽領一份利潤”』
聽到這裡大家都笑了
桃莉絲受到大家笑聲的鼓舞、聲調也變得較高亢、
她繼續『你們會質疑我
我一個女人憑什麼要做到台灣建國
第一我不是單獨一個人
我有朋友、有部屬、有各種人脈支援
混血王子人站在這裡就展示了我的實力
而現在如果各位願意、我幾乎不敢想像你們會有那一位不願意
各位如果願意
我熱誠的請求各位加入、助我一臂之力
第二、我們宏觀來看
台灣建國本來就是大勢所趨
當中國共產黨蠢到用武力來威脅台灣不准建國時
就證實了台灣本來就是一個國家
一個不是中國那種爛國家的偉大國家
既然台獨本來就該實現
那我們應該做、可以做的就是把障礙拿開
障礙是國民黨、是共產黨
那我們仔細看看這兩個世界最爛的爛人們組成的世界最爛黨
他們現今所作所為無一不是在自掘墳墓
那我們想要他們去死會很難嗎?
我們只是在他們跳崖的最後幾步路上推他們一把
讓他們早死早超生
這樣有什麼難的?哪有什麼做不到?』
說到這裡
大家的表情都不一樣了
學長首先反應
『你這樣說我能接受!
我喜歡你的觀點
基本上來說你說的我大致都想過
不要臉一點的說法、這算是英雄所見略同
但是、對不起我還是要先說但是
你實際的作法呢
我要知道你想怎麼做』
桃莉絲神秘地笑笑
『我不能讓你知道我已經做過什麼
但是我要你們加入的工作
基本上就像我寄給諸位的影集偷天任務裡面的劇情
偷天任務的開頭有句台詞
”有錢有勢的人以為他們可以橫行霸道為所欲為、我們幫你把屬於你的偷回來“

中國的國家企業至少有兩兆人民幣在海外流竄
那些錢理論上是中國百姓的民脂民膏
但是誰都知道中國高幹狗官實際擁有那些鉅款
他們以為他們可以為所欲為、
我們來去把它通通偷過來
我們的責任、義務、權利甚至是天職就是盡可能的掠奪那些錢
最早最早的時候、我年幼無知的年代還想用搶的
後來我發現開家銀行請他們自己存進來就好了
不用那麼拼、那麼累而且最好的是不用犯法
現在我在香港管理一檔基金
小愛在新加坡也有一檔相同類型的基金
我們合計已經吸收了近百億
美金、單位是美金、我們已經有近百億美金的資金
而我們在做的就是我寄給各位的書籍中的一本“大放空”

就像有些奇人異士早早在做空次貸風暴
我們就是要拿大筆大筆的共產黨、國民黨高官狗官貪官的錢
來放空中國
讓中國的泡沫爆破時
讓那個洞大到中國再也沒有翻身的可能
洞不是我挖的
泡沫不是我吹出來的
但是一旦這個危機爆開時我要用這個洞讓中國埋到地獄裡頭去』

















2015年7月11日 星期六

起義會議二

桃莉絲宣布驚天動地的消息後就停了下來
卻沒聽到她期待中的嘩然聲
小王冷靜的說
『不可能的、我早上離開飯店還有看CNN、如果有這種事不可能不報的
三峽大壩如果被炸了至少會死一億人』
『錯、是至少死三億以上』
學長語氣表達了他對桃莉絲唬爛的不滿
他大老遠跑來不是聽人吹牛的
桃莉絲笑笑
『我說的是被襲擊、我沒說被轟炸
襲擊三峽大壩不一定需要用飛彈炸彈才叫襲擊
現在已經是二十一世紀了、知識才是最強大的武器
昨天有人進到水壩控制室把整個水庫的水都放掉了
是的、放掉、全部的水都被放掉了
現在三峽大壩只剩下幾百頓從上游流下來的垃圾
和一道用幾千億水泥灌起來的破水泥牆了
這也是為什麼我這麼生氣這麼沒禮貌的原因
有人把我想做的事搶去做了
真的氣死我了
我想要做這件事已經超過三年了
氣到我現在一定要再喝點酒不然我說不下去了
主人還有什麼好料的、拿出來吧』
阿舍說『你寄來的好酒你想喝哪種先』
接著埋怨『沒事寄十幾箱紅酒來害我還得買紅酒櫃、很麻煩耶』
阿舍開了瓶香檳
每個人都分一杯正要舉杯
最後進來的那位男子突然喊停
『請問一下還有客人還沒進來的嗎』
學長突然很尷尬的舉手、欲言又止的手足無措
掙扎一下才說『抱歉、我太太快要到了、如果可以稍等一下好嗎』
那男子笑道『你太太要從哪裡來?』
學長整個臉漲得通紅
桃莉絲用眼神詢問那男子
那男的笑說『東北方好像有個人、應該是那個樹上吧』
他指著窗外遠方的一棵大樹、距離兩、三公里遠
阿舍又吃驚又好笑『你叫軍寧躲在在樹上?』
糖糖『你們在玩什麼?啊、我知道了』
糖糖貼近學長身邊大叫
『你的男人被我們捉住了、限你三分鐘過來投降
不然我們把他雞雞切下來餵狗』
學長臉紅到比關公更紅潤
阿舍搜他身摸出了一台無線電對講機
笑道『我就說麻、你什麼時候開始穿背心了、怪噁心的、原來藏了這東西』
原來學長身上放了個無線電對講機用膠帶按住通話鍵讓軍寧躲在外面監聽
糖糖笑說
『你是不是害怕這是個什麼陷阱圈套之類的、
所以叫軍寧躲在外面以防萬一』
阿舍、糖糖、鈺慧又覺得好笑又覺得學長人真的是心思細密
想的真比一般人多很多
學長尷尬一陣突然轉頭問抓到他的男人
『你怎麼會知道的?你看得到那麼遠』
那男人笑道『用這個看就什麼都看到了』
他把手機給大家看
竟然是空照圖而且是紅外線熱顯影
現在正空拍這農場的周圍
熱感應之下有個人很明顯的正在遠方大樹之下移動
『你可以看到的即時衛星畫面?還是紅外線的?』學長真是開了眼界了
『嘿嘿』男子微微笑、帶點驕傲語氣『我可以做到的遠遠超過這個』
話說完不一會兒、機車抵達大屋

騎士還沒停好

糖糖又叫又笑衝上前去抱著她又抱又親
接著鈺慧也上前去緊緊抱了抱她
阿舍說『是都要抱嗎?那我也來一下』
學長一腳踹向他、阿舍笑著閃過了
一旁的小王沒他的事也湊熱鬧『那我也要抱』
做了周星馳電影的三八搞笑慢動作也要上前去跟人家抱
                                     (第兩分零九秒)
小愛從手上飲料倒出一塊冰塊用力丟他
小王頭被冰塊砸中罵了一聲『幹』、回頭看是誰幹的
小愛裝蒜回頭看後面、轉回來無辜的表情對小王說『怎麼啦?什麼事?』
小王罵道『嘴角在偷笑啦、還裝』
小愛說『你看看人家多小心、還會準備後援以策安全、
你說你準備了什麼安全預防措施?』
小王說『有啊、我皮夾隨時都有準備保險套以策安全』
說完又被小愛巴了一下頭
終於全體回到客廳
阿舍用手指勾勾小愛叫她到窗台邊來
窗台下抽屜打開、放了六、七支手槍
阿舍『我的安全預防措施』
小王等人依序上前看了一眼
小王繼續耍白目『你那隻和我那隻好像、都好長啊』
為了說屁話腦袋又挨了一巴掌
學長牽著軍寧的手跟大家一鞠躬
『抱歉、因為我幾年前和阿舍分開的時候、他還在被人追殺
我的模式還停留在小心不然會有人追上來開兩槍的記憶
對於今天這場聚會我真的不曉得該如何看待
所以請我太太在外面守著
萬一怎樣的時候.....可以、、、
就是想說情況清楚之後再請軍寧進來加入我們
總之、就是很失禮、抱歉了』
桃莉絲『好啦、不用對不起了、
今天我是主角
你們配角不要再搶我的篇幅了
眼睛都看我、嘴巴都閉上
現在先舉杯這是香檳王

網路上敲凱子的報價一瓶要六千台幣
一杯就好幾百了
來、乾杯、杯底恩湯飼金魚』
桃莉絲北京話夾著台語、生動而親切的語調
一個白種人能操如此純熟的台灣腔調更讓人覺得好奇
大家喝了香檳
桃莉絲開始滔滔不絕
『你們彼此有的認識有的是第一次見面
容許我介紹一下
名字就用大家現在知道的綽號或假名就好
我寄給大家看的小說裡面也說

身為間諜一切身份、資歷都是假的
(謎之音:其實是作者太懶不想再花腦筋去想名字)
首先、這地方的主人阿舍、富豪兼慈善家、
繼承爸爸來路不明的巨富財產投資房地產
藉馬英九的人類史上最無能施政之助導致房價暴漲
阿舍的財產翻倍而他把這些不義之財全數捐出
我相信這數字是六十億以上
這種笨蛋世界難找
阿舍在台灣最後一段日子的冒險故事更是愚蠢無比
簡單說就是發瘋跑去扮演台灣版的蝙蝠俠
億萬富翁半夜不睡覺去打擊犯罪
熱情、勇敢、充滿救世情懷但是愚蠢無比
你們想知道詳情就請自行詢問
我不能把他單槍匹馬對抗毒梟集團的故事說出來
不能說出蝙蝠俠就是布魯斯偉恩
總之人不夠笨真的還做不出來這些傻事
我真的衷心的崇拜你這個傻瓜
還有、大家不需要因為他把爸爸遺產全數捐出就同情他甚至想要救濟他
阿舍現在還是巨富
2001年時他把母親遺產全部丟去買Apple股票
當時網路泡沫、Apple一股跌到五塊後來最高價漲到七百
所以阿舍現在的財富遠遠勝過在台灣時
他這一年多在美國買了大批大批土地
捐給環保團體當作非基改植物的食物銀行
人則躲在偏僻鄉下尋求內心的平靜安逸
但是我個人相信這種日子過久了
他內心對冒險的飢渴已經超越監獄囚犯對性的渴望了
後面兩位美豔大方的女主人是糖糖和鈺慧
應該說鈺慧和糖糖、長幼有序
不要問我他們和阿舍的關係
反正不是柏拉圖式的蓋棉被純聊天的關係
兩位在房地產投資、房屋修繕、室內設計都有完美的經歷
但是我之所以邀請兩位參加我們團隊
不是因為這個
而是兩人在日本居住一年左右的居住期間
擔任偵探的工作
破了好幾件小案子
不不不、我不是在笑她們
雖然都是尋人、外遇跟蹤這些日常生活小事
但是兩位發揮了極為強韌的耐心毅力
這是令人讚嘆的長處也是我缺乏的美德
所以我邀請他們一同加入
再來這位讓妻子埋伏在外面的的天才是學長
他是阿舍當兵的學長、我們也一起叫他學長吧
學長算是阿舍的總管、管理能力非常傑出
娶了美麗的妻子之後做了幾件我歎為觀止、拍案叫絕的case
成功的撂倒了一個高利貸集團
一個黑社會組織
一個官商勾結團體
計畫縝密、毫無破綻簡直是不可能的任務影集的翻版
我覺得這人才難得加上阿舍也說沒有學長他不幹
我就硬邀他來、
他本來不肯來的被我硬請過來
我的方法有點粗暴、在此對我的失禮再次說聲抱歉
而這位美眉是學長年輕貌美的妻子
在剛剛說的幾個案子之中也發揮了很重要的因素
真是智慧與勇氣的合體、美貌與愛心的化身』
說完這段桃莉絲又喝了一大口香檳
『接下來是這邊的咖洨
這位剛剛大家聽到了、她叫我乾媽
我乾女兒小愛、長的是美麗又可愛
她在日本留學期間加入台獨組織
然後因為個人因素回台灣犯下大案
在被追殺途中和我相識
我們合力做了一些很無聊很白痴很快樂的事
後來她認我做乾媽、我們就一路合作過來了
現在她在一家新加坡的金融投資公司工作操作一擋基金
成功吸引了神豬家族和他們一丘之貉的數十億的資金
而和她一起工作的就是這兩位小王、小江
兩位我也是第一次見到
小王是無孔不入的超級業務員、能夠和任何人瞬間裝熟
小江是電腦駭客、相信是台灣資訊安全界的頭號人物
小王忍不住插話
『你為什麼要用無孔不入這句成語、很容易產生限制級的聯想』
桃莉絲瞪他一眼小王立刻閉嘴
『小王小江兩位最值得一提的光榮戰役就是
合作在國民黨電腦上做了手腳偷走了上百億原本要拿來買票的髒錢
另外這位惦惦都不出聲的男生是陳智翔
他是真真正正一位風水地理師、如果需要勘嶼服務的都可以找他
這位仁兄擁有一些蠻特別的知識、技能
能夠服務一些愛錢怕死沒本事缺信心的高官富豪
也從中探知了許多珍貴的情報
將來在中國如果有些活動應該都會是這位大大幫忙運籌帷幄』
『最後』桃莉絲再喝一口酒、深呼吸
『這位站在門邊的神秘客是....』
學長和阿舍一同出聲『混血王子』
『好吧、你們習慣這麼叫了就用這麼稱呼、
他很久以前和阿舍、學長認識
現在擔任美國國防單位的網路安全主管
單位名不能說
職務不能說
if I tell you , I must kill you
你們不懂這笑話啊? 懂為什麼不笑?
即使如此
他還是很有誠意地特別請假跑來和大家見見面
他將在未來的任務中擔任提供資訊的工作
而如無意外今天之後各位應該不會再見到他了
桃莉絲再深呼吸一口氣、灌一大口香檳
『我名叫桃莉絲
我和台灣有著非常深的淵源
從高中開始我就愛上台灣
結婚戀愛工作幾乎沒有不是和台灣有關的
我曾經
聽好是曾經、不是現在
我曾經在CIA工作過、但是期間擔任的不是高級決策工作
而離開CIA之後
我反而有機會參與一些機密行動
最後讓我決定要做些事情
做些轟轟烈烈的大事
比如說我邀請各位來此就是要請大家和我一起來參與
參與台灣獨立建國的工作』




2015年7月10日 星期五

起義會議

一輛凱迪拉克敞篷車停了下來

阿舍看了手上的G-shock
還沒中午、才十點半而已

離桃莉絲跟他約定的時間還很久、有人提早到了
阿舍慢慢的向客人走去
不無戒心的猜測 不知道會是怎樣的人
後座兩人速度很快的下車朝他走來
已經有點算是奔跑了
兩個男子一高一矮
高的剃個平頭
矮的一看就是宅男
高的還未站定就急切地拜託
『主人對不對?我跟你說我出十萬跟你買一輛車
任何車都好、拜託賣我車
我再也受不了了、我再也不要跟他們同車了』
旁邊的宅男糾正他
『我們、賣給我們、
我們再也受不了了
再讓我們跟他們同車我就要瘋了』
此時前座兩人下車
駕駛座是個外型亮麗嬌小可愛的女人
右邊是個衣著比較保守、笑容可掬的男人
男人說『你看吧、你就是這麼聒噪、吵死人了、沒人受得了』
女的即刻回嘴『根本是你吵死人了、這輩子沒見過男人這麼愛說話的』
男的『你敢說我、你這長舌婦好意思說別人、撒泡尿照照自己的大嘴吧』
女裝了一個照鏡子的姿勢『哇、好美好漂亮好好看啊、怎會有這麼動人的嘴吧』
男的一副嘔吐狀
我看不是只有嘴巴有問題、眼睛更有問題、最根本的是腦袋有問題』
先前的平頭男一副你懂了吧的表情
『你想說這樣有點好玩有點好笑對不對?
你試試看跟他們同車三、四小時看看
真是人間煉獄啊!求求你把車賣給我吧、我們』
他這次不用宅男提醒自動糾正
『賣車給我們、我們要離他們遠遠的、越遠越好』
轉頭看鬥嘴的男女走近
先前這男的和宅男逃難似的也不問主人自行進去大屋
阿舍有點不悅
對於陌生人接近他房子他始終有種神經質的抗拒
不過沒時間給他想太多、後面那對不斷吵鬧的男女已經走到他眼前
男的安靜下來帶著溫暖的笑意觀察著他
女的也迅速把他全身上下打量一遍笑著問說
『您一定就是主人家阿舍哥哥囉
人家好久之前就想來認識你說
我聽桃莉絲說你是個英雄人物、真是相見恨晚啊』
阿舍見她散發一種相當親切的氣息
雖然知道是客套話、聽起來還是舒服
另外那男子仔細打量阿舍的反應、慢慢的說道
『敝姓陳、陳智翔、志氣的志、飛翔的翔、初次見面請多指教
阿舍看他說話的方式讓他想起學長
都沒那麼老但是都好像日本時代的台灣紳士的談吐
那女啊的一聲
『我忘了自我介紹了、我是小愛、你叫我小愛就好了、我朋友都叫我小愛』
阿舍微微欠身算是對淑女的回應
這位小姐雖然親切甚至裝出有點呆呆的傻氣
但是眼神閃爍著聰穎的光芒
小愛接著『剛剛那兩個男的、高的叫小王、矮的叫小江
對不起啊、他們太沒禮貌了、連招呼都沒打就給人家衝進門去
真是太不好意思了』
阿舍招呼兩人進門還沒走到又一輛車到了
是台野馬

雖是輛跑車但是並沒有像瘋子似的狂衝急煞
車子緩緩的停在凱迪拉克休旅車旁邊、一個男人下車
阿舍很開心的叫了聲學長快步向前和他來個擁抱
學長對於阿舍的熱情有點羞怯但是也很開心的回抱了一下
然後大家相互點點頭、算是自我介紹
進到大屋之中
做主人的阿舍熱情的招呼大家
糖糖、鈺慧送上點心茶水
糖糖在百忙中問學長『軍寧呢?你怎麼沒帶她來』
學長嘴裡塞了一堆水果吱吱嗚嗚的含糊其辭
糖糖『你們不會是分手了吧』
學長嚥下食物『呸呸呸呸!我們好得很、別亂猜』
糖糖聽說兩人沒事才停止追問

小王邊灌下大杯檸檬紅茶邊大讚主人家裡佈置的優雅大方
阿舍謙遜幾句然後介紹鈺慧糖糖
說一切都是她們兩人規劃設計施工的
阿舍自己只有坐享其成而已
小愛甜嘴又把兩位女主人大誇特誇了一番
什麼美麗過人又才貌雙全的、讓氣氛一整個熱絡起來
小王和小江站起身舉杯像主人家道歉
剛剛沒禮貌只是因為在車上三小時快被兩人無止盡的鬥嘴逼瘋了
請多多包涵
奇怪的是陳志翔
人一多他就沈默是金了
就只是笑什麼都不說
學長也是盡量看不多話
雙方多少都有在摸索對方的味道
八人說說笑笑
很快接近十二點了
阿舍忍不住多瞄了幾次手錶
舉辦這次會議的那女人看來要遲到了
小愛意識到阿舍的想法
笑了笑『放心、她一定會準時的』
話說完
學長說『聽、什麼聲音』
大家靜下來還沒聽清楚
陳志翔就回答『直升機』
八人一起走出門去看
一架Ropison 66型的直升機緩緩降了下來

雖距離主屋二三十公尺遠
強烈的氣流還是把塵土都吹得滿天高
阿舍嘆道『還好、我本來要把餐桌擺在外面的、還好懸崖勒馬』
小愛啊的一聲『我的裙子要飛起來了』
幾個男生都把眼光移過去尤其小江動作激烈的很
陳志翔手一抬從她頭上巴下去
『你穿的是一條牛仔褲』
小愛抱頭假裝很痛
『啊對哦、人家忘了麻!本來早上計畫是要穿裙子的啦

直升機停了走下一個女人
白人、四十多歲、體態健美、一頭金髮
看到大家在等她
第一句話竟然是用北京話說『給我東西吃、我快餓死了』
說完用台語說聲『失禮』就自顧自快步進入
沒等大家進來坐好就先把桌上食物塞進嘴巴
問鈺慧有沒有酒、什麼都好
鈺慧遞過一罐百威
她咕嚕咕嚕一口就乾了
又接過第二瓶喝一大口
小愛『乾媽、吃慢點、不要噎死了』
小愛乾媽狼吞虎嚥一堆東西下肚抹抹嘴
『我二十四小時沒吃東西了、不讓我吃我就要暈倒了』
然後看到大家都坐下
正要開口、一人緩緩地進來站在門邊
阿舍和學長見到他都站了起來
阿舍和他握手致意
學長卻是上前抱住他、表示兩人交情匪淺
女人咳了一聲
『你們敘舊等下再敘、
我先說話
抱歉剛剛這麼沒禮貌
我叫做桃莉絲
借主人阿舍的住家招開這次聚會
請大家過來聚一聚
本來我早就該到了但是有件事情發生了
我四處去探聽消息所以來晚了
為了彌補我的失禮免費告訴各位這個驚天動地的消息

中國的三峽大壩昨天被人襲擊了』